新闻中心 NEWS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公告 >
共享单车拖垮新三板凯路仕股价5折无人“接盘”有专卖店改行卖电
来源:http://www.qhyuhua.com 责任编辑:ag88.com 更新日期:2019-02-05 15:34
1月22日,对于新三板公司凯路仕(证券简称:ST凯路仕,430759)478名股东来说是揪心的一天。当天,停牌超过1年的凯路仕终于复牌了。 到当天收盘,凯路仕共有4.53万手(约合453.3万股)卖单,报价为跌停价2.91元/股,但无一成交。 2017年11月23日,凯路仕公告

  1月22日,对于新三板公司凯路仕(证券简称:ST凯路仕,430759)478名股东来说是揪心的一天。当天,停牌超过1年的凯路仕终于复牌了。

  到当天收盘,凯路仕共有4.53万手(约合453.3万股)卖单,报价为跌停价2.91元/股,但无一成交。

  2017年11月23日,凯路仕公告因拟筹划重大事项,自2017年11月24日起暂停转让。到2018年12月6日,凯路仕先后6次延期恢复转让。

  2018年12月7日起,渤海证券退出为凯路仕提供做市服务,凯路仕因做市商不足1家,于1月22日被变更为集合竞价转让,并强制恢复转让。

  由于凯路仕是从做市转让被强制变更为集合竞价转让,因此其首日跌幅限制为50%。又因为凯路仕目前为基础层股票,只在尾盘撮合成交一次。

  到1月22日收盘,凯路仕共堆积了约4.53万手(453.3万股)卖单,报价为跌停价2.91元/股,成交为零。

  由于1月22日无成交,1月23日,凯路仕跌停价依然是2.91元/股,到收盘,共有卖单2.92万手(291.8万股),同样未能成交。

  凯路仕复牌时,其主办券商已经发布了风险提示公告称,截至目前公司股票停牌已有一年多时间,公司在此期间爆发诸多风险事项与问题,公司股票恢复转让后,如股价大幅下跌,可能导致公司风险事项进一步恶化。

  如果仅仅是大幅下跌,对于投资者来说也许还不算太糟糕。但没有买单,也就意味着投资者即便挂出跌停价,也无法离场。

  2015年2月16日,凯路仕开始采用做市转让,股东数迅速从2014年年底的6名,增至2015年6月30日的413名。截至2018年6月30日,凯路仕共有股东478名。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凯路仕215个交易日的成交额达到4.83亿元,中国行业报协会施行秘书长刘灿国!每个交易日平均成交额达225万元,股票换手率33.88%,股价最高曾达到8.24元/股。。

  凯路仕这个品牌,在高端自行车领域具有相当高的知名度,此前其经营情况一直不错。

  2016年10月,凯路仕实控人邓永豪作为领投方,参与了小鸣单车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

  2017年11月,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接受新三板论坛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帮助小鸣单车搭建好供应链平台后,他已于当年6月份退出了小鸣单车的投资。

  当时邓永豪称,凯路仕和小鸣单车一直没有业务往来,原因是凯路仕做铝合金碳纤维的自行车,跟小鸣单车不是一个档次。

  主办券商披露的风险提示公告显示,凯路仕涉嫌与实控人邓永豪疑似控制或存在关联的企业违规进行交易,间接生产和销售小鸣单车。

  2017年,凯路仕对第一大客户广州震霆、第三大客户广州锋荣的销售额分别为8199万元、7796万元,这两大客户都是小鸣单车的上游供应商,为小鸣单车代工生产自行车,凯路仕主要向这两家公司销售自行车零配件。

  这两家公司停产停业后,凯路仕预计对这两家公司的应收款项无法收回。且小鸣单车倒闭的负面新闻,直接影响了凯路仕银行贷款的续期,导致凯路仕资金非常紧张。

  在凯路仕的危机中,邓永豪作为公司实控人,并且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责任巨大。

  根据公司说明,邓永豪担任董事长、总经理期间,公司公章就存放在总经理办公室内。公司虽然有公章管理制度,但邓永豪使用公章未受到限制。

  后来,邓永豪违规利用公司为其个债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未履行正常审议程序,导致凯路仕陷入诉讼和债务纠纷中。

  目前,邓永豪质押了其持有的凯路仕98.28%的股份,并长期滞留境外未归。

  凯路仕的主办券商国信证券的风险提示公告显示,凯路仕境内业务已经基本停滞,境内资产损失、亏空问题严重,境外经营的业务仅存在小规模经营。

  据了解,凯路仕在国内的销售主要采取线下加盟店和线上直销两种模式,其旗下包括CRONUS(凯路仕)和TROPIX(烈风)两个主打品牌。

  虽然凯路仕品牌的产品在部分电商平台依然有售,但记者向多家店铺咨询,店主均表示产品是正品,却不愿意透露产品来源。

  在线下,深圳地区尚在正常经营的凯路仕·烈风专卖店已经十分稀少,且多数店铺车型不全,店主也仅在勉力维持经营。

  福田区某凯路仕·烈风专卖店店主李奕(化名)告诉记者,此前凯路仕·烈风专卖店数量很多,但去年以来很多店铺受到影响关闭。就在李奕店铺的隔壁,此前也是一家凯路仕·烈风自行车专卖店,但目前已经改行卖起了电动车。

  凯路仕此前的销量一直不错,但共享单车兴起后,销量下滑明显。而自凯路仕经营出现问题后,2017中国联通绍兴市分公司合同制员工招聘公告【招1人李奕店内的车就更不好卖了。李奕正打算更换店招,改卖其他品牌的产品。

  凯路仕线下虽然采取加盟模式,但其对加盟店的管理和控制并不强。李奕告诉记者,公司并未收取加盟费,只是刚开始帮助制作更换了统一的店招,在双方合作协议到期后,公司也未及时续签。

  由于凯路仕在国内的经营已经停滞,在资金和货源上,凯路仕与线下店铺的联系早已断裂。李奕店内的车就来自凯路仕其他中间商,至于中间商的货源来自哪里,李奕表示无法确定,“据说很多来自国外。”

  另外,由于凯路仕品牌在业内具有较高知名度,在凯路仕经营出现问题后,不少山寨产品也开始冒头,包括李奕在内,多数凯路仕店主都感到十分可惜。

  从2017年风险爆发至今,凯路仕其实采取了多种自救措施,但基本都以失败告终。

  2017年11月,凯路仕开始筹划成立合资公司及引入投资者事项,但该合作事项的前提之一是,凯路仕需完成从新三板摘牌。

  随后凯路仕出现一系列风险事项,且由于股东较多,摘牌不容易执行,导致上述合作事项停滞。目前该合作协议虽然未终止,但连凯路仕自己都认为后续推进的可能性已经很小。

  2018年6月27日,邓永豪控制的凯路仕前两大股东广州恒永实业有限公司、广州恒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转让方),与凯路仕第五大股东金子龙签署《收购意向书》。

  但该协议书约定,如果转让方未在2018年12月30日前将违规担保和股权质押问题有效解决,《收购意向书》就自动解除。

  为了避免《收购意向书》解除,凯路仕积极推动实控人采取合适方式,尽快处置其控制的广州耀轮车业有限公司名下土地,以偿还实控人的部分债务,并解决公司对实控人的违规担保。

  耀轮车业名下土地,指的就是凯路仕办公司地点及生产车间所在土地。在2017年年报中,公司预计这些土地处置实收金额在2.8亿元-3.4亿元之间。

  不过,到目前为止,该土地的处置尚无进展,而之前签署的《收购意向书》已经失效。

  目前,凯路仕正面临严重的资产亏空问题。截至2018年6月30日,其存货账面余额2.8亿元,计提了2.6亿元跌价准备;3.53亿元应收账款计提了1.37亿元坏账准备;1.4亿元预付账款也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上一篇:宜宾市注册安保公司认缴资金需要补交吗?
下一篇:套牢怎么办?股票入门基础知识培训 IPO绿色通道刺激 新三板扶贫 返回>>